程亦骁

我流写手程三俗。
大本命佐伯大地。
近期所萌cp:韩叶,烛压切,长蜂,楚郭,土银,周迦。
没梗啦。

【楚郭】什么关系

OOC警告!带娃警告!(无生子情节

副cp火红、巍澜、瀚噶夫妇——

接受请↓


楚恕之的血压已经升到180了。

虽然说千年的老僵尸应该是没那玩意儿的,但楚恕之深切地觉得自己如今的血压怎么着也得比平常高了几倍。偏偏郭长城还一脸无辜样,站在楚恕之的身边不停地拉着他的衣袖。

楚恕之的声调高了三个度:“什么关系,你倒是说清楚是什么关系?”

他声音原本就高,骤然提高几度,反倒像是个深闺怨妇;特调处的人住得近,他声儿又大,一时间几颗大脑袋凑到了附近准备听八卦。

说实话,楚恕之跟郭长城在一起之后,大家都不怎么看好楚恕之。毕竟千年的老僵尸什么没经历过?说不定就做了对不起人家郭长城的事儿...

锁车了。大家江湖再见。

【楚郭】无止处

一发完的小文章,全文2.8w字。

为什么这次没有开连载呢,因为大概是个BE?虽然我觉得不算是很虐……但设定上来讲应当是BE.前面是甜饼请放心食用,大概第十八小节开始有一点点虐,还请各位读者老爷自行判定是HE还是BE.

因为有一些带颜色的内容,所以文章走AO3。

请戳我

最后,谢谢大家的支持,能让我一条咸鱼走那么久~下次发文不一定是什么时间了嘿嘿嘿,最近比较忙w

各位有缘再见!

【周迦】黑之欲

 @桃生爱🍑Monouai 

这是一篇写给桃桃的生贺,说起来我吃周迦也是从桃桃开始的~桃桃写啥我看啥,无条件吹桃桃!

车,逻辑死掉的车,大约是一辆小破车。 感谢@过尽飞鸿 帮忙修文!

周迦处女作,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面的剧情补完(应当是不会了

么么哒w

地址请走AO3

最后再次表白我的桃桃!!!!无敌美少女最可爱的桃桃!!!

【楚郭】伴读

夏日的蝉鸣声搅得人心烦意乱,乃至于郭长城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去思索课上先生都讲了些什么。偏偏他的伴读书生楚恕之比那先生还要严格,大有郭长城写不好字就不放过他的架势。

可今日的字儿难写,郭长城又听得不认真,自然是什么都写不出来了。楚恕之大有这人写不好就不放过他的架势,把人摁在凳子上,一双大手钳着郭长城的小手。

热度异常灼人的手卡在自己的手上,顺着手腕子一路摸到心底似的;郭长城觉得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抚遍了自己全身,好似要将他的每一寸皮肤都摸遍。

“想什么呢?”

因为姿势的缘故,楚恕之的唇不经意间擦过了郭长城的耳朵。那敏感的地方被灼热的呼吸打过,恨不得一丁点儿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羞愧难当。他的脸红得像...

【楚郭】镜花水月双转世番外-今生有你

前篇


作为新大一的学生,楚恕之不得不在周末去参加劳什子“百团大战”。

龙城大学的那些社团千奇百怪的,甚至还有什么戏曲社。楚恕之打小儿就讨厌这咿咿呀呀的声音,只觉得一阵阵心乱如麻。然而今日却不知道是怎么了,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,一股奇异的力量指引着他到了戏曲社的面前。

这说辞的确是有些老套,可楚恕之如今心底的想法,还真的只能用这一种方法来说清楚。

他没想到,这一次,他真的看到了奇迹。

他看到了一个长得异常清秀的男生,坐在戏曲社的台子前面,一张脸上写满了小心翼翼。这男生看起来相当胆小,一看就是没什么胆量的那种。楚恕之平时是最讨厌这样的男生的,看起来一丁点儿男子气概都没有,令人觉...

【楚郭】镜花水月-楚恕之视角番外-余生皆你

前篇


自那场战事过去已经十二年了。

这十二年里,楚恕之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于郭长城的思念。铜镜没了,他差人去寻过,最终也是什么都没寻到。那地儿已然埋了不少老物件,谁还记得有片变了形的护心镜?

倒是这唯一的念想,也不见了。

他晓得郭长城并非是上苍许给他的礼物,反倒是一场劫。可他又不需成圣不需成佛,要那情劫渡了又有何用?

楚恕之望着天空出神。

他早已过了有人能劝得动的年纪,上司劝他娶妻生子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;只是战事罢了三两年之后,他收养了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眉清目秀的与郭长城还有三四分神似。

算起来,郭长城除了那一双眼睛特别亮之外,的确是没有别的特色了。偏偏那一双异常明亮的瞳仁儿...

【楚郭】镜花水月

民国AU,少帅楚×戏子郭,梗来自 @十六_Lux:停更至19年元旦 ,文有 @聆雪 补充。

BE高亮,BE警告,BE警告!

当然啦,我的刀刀都不虐的~


一.

“楚少帅,门外的客人已经求了三回了,再不见怕是要闹翻了天了。”

楚恕之的副官老吴轻叩了三下门,便不再作声。话他已带到,见不见人就是楚恕之自己的决定了。楚恕之是个暴脾气的,哪怕是他,惹了人不高兴,照样是要吃鞭子的。

“格老子的,什么狗东西。”

楚恕之暗骂一句,依稀记得门外那人姓沙,是个剔着板寸头的副排长,一双眼睛里总是透着恨意。这人来请他无非就那么几件事,一来是想换地...

【楚郭/巍澜】兔儿神传说(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原本沈巍对上赵心慈就未必会有几分胜算,更不要提如今他的实力已然大不如前。郭长城紧张兮兮地想要抓着楚恕之的手,才想起来楚恕之不在自己身边,他得自己去面对这一切。

然而一对上赵心慈那双眸子,他就有点儿不知所措了。

说到底赵心慈也算是他的恩人,虽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救命恩人”,但总得来说还是帮了他一个大忙的——毕竟若是没有赵心慈,他都当不了兔儿神,就更别提遇上楚恕之了。

但一码归一码,他实在是觉得,赵云澜与沈巍又是何其无辜。

“忘恩...

【楚郭/巍澜】兔儿神传说(七)

         


然而现在说别的已经晚了,郭长城已经是兔儿神了。他只能通过别的方式——威胁也好,警告也好,总之是用各种方式来让郭长城认清楚,他能有现在的地位,都是托自己的福。

然而郭长城异常坦然也异常坚定,一定要帮赵云澜帮到底。这种执着已经不仅仅只是乙方要完成甲方任务的那种执着了,这种执着归根结底还是源于甲方的魅力。

一言以蔽之就是,甲方爸爸人太好了,乙方只能死心塌地跟着他干。

“冥顽不灵!”

赵心慈显然没想到郭长城竟然如此坚决地就拒绝了自己的请求,难免有些懊恼。然而郭长城...

1 / 13

© 程亦骁 | Powered by LOFTER